浙江最低调的城市,乍一看不及杭州宁波,其实是在“偷偷”发财

1 2月

浙江,是我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具有丰厚的历史底蕴。素来为游客所喜爱,被认为是“丝绸之府”和“典型的江南水乡”,其中又以被誉为“人间天堂”的杭州为主要代表。杭州可以说是浙江的天选之子,除了拥有西湖和千岛湖这样令人羡慕的5A景区之外,地理位置也十分优越。过去就作为吴越国和南宋的都城,而近几年更是直接站在风口上,大有舍我其谁的风范。

也正是因为杭州的耀眼,浙江的其他城市,就有了几分“米粒之光敢与皓月争辉”的味道,其中温州就是主要代表。平心而论,温州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城市,比如温州方言特别难懂,美剧《盲点》会吐槽它就像魔鬼的语言;比如温州的皮革厂老板“爱江山更爱美人”,这段佳话就顺利地传遍了大江南北;还比如温州三面环山一面朝海的特殊地理环境,养成了温州人敢闯敢拼的性格,大家就都说温州人特别会做生意,能吃苦,大老板多。

但当带着这种印象去看温州时,却会发现这座城市虽然号称会做生意,但似乎名不副实啊。杭州就不说了,早在2018年,宁波就以同比7%的经济增速,加入了万亿俱乐部。而2019年的温州,GDP总额“仅”6606.1亿元,增速也没有明显优势,为8.2%。按照数据面板来看,温州还要在“浙江三杰”中吊很久的车尾,可是一旦细究,就会发现温州其实是个很低调的城市,喜欢偷偷发财,有钱也不告诉你。

就拿温州2019年的GDP举例,在中规中矩的数据面板下,藏着一个很夸张的数据,那便是温州的贸易顺差。2019年,温州外贸进口数额为216.9亿元,增速为6%,再看外贸出口数额,是进口数额的八倍,达到了1685.3亿之多,增速为26.3%。可见这是一帮喜欢挣外国钱的老板,再看浙江省基本侨情调查,就会发现直到2014年,温州也是浙江省海外华侨最多的城市,68.89万人分布在131个国家和地区,平均每三个浙江海外华侨,就会有一个温州人。

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意大利的弗洛伦萨,会说一块广告牌掉下来,被砸伤的三个企业家里,两个是温州人;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开饭店的温州老板周芬霞,能够跨行出境Gucci 的时尚大片,巴黎会说纺织业的7成市场份额都在温州帮手上;这就解释了为什么2001年,150号温州人来到上海买房,能够买出一种“这栋楼我包了”的气势,被媒体们称为“太太看房团”。事实就是这样的“真实”,温州人不仅擅长和外国做生意,相当一部分人还留在国外“偷偷”发财。

而国内的温州人自然也不甘示弱,中小型企业的收入,往往和老太太锁在保险柜里的现金一样神秘莫测。前几年有个特别流行的词,叫“家里有矿”,说的是家里特别有钱,坐吃也不怕山空。本以为形容的是山西煤老板,但细究之下,发现温州的老板早已打入山西“内部”,所谓的家里有矿,说的竟然还是温州。与此同时,笔者还听温州朋友说过“在他们那儿,相当一部分城市建设都是自己掏的全款”,当真是“偷偷”发财的典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温州的旅游资源其实也很丰富,温州之所以叫“温州”,说的就是气候温和,夏无酷暑,冬无严寒。当地的南戏和瓯越文化,乃至于被称为“魔鬼语言”的温州方言,其实都很值得去领略一番。只不过在旅游建设和文化弘扬方面,温州似乎依然选择了“偷偷”,当地的5A级景区雁荡山,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。笔者窃以为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,这一点或许应该改掉,像杭州就做得很好。(李双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