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薪上千元 宁波这个全新的职业究竟是做什么的?

9 1月

中国宁波网记者 王博

双十一“买买买”的战利品塞满衣橱,“熊孩子”的玩具扔得乱七八糟,各种小玩意儿堆在角落里积灰……你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烦恼?目前,一个全新的职业–“整理师”悄然兴起,帮助人们实现从物质到心灵的“断舍离”。

整理师究竟是做什么的?就是像保姆一样帮忙收拾房子吗?近日,记者跟随整理师俞佳一起,探究了这个新兴职业的工作状态,感受了他们是如何帮助业主把自家的物品和和心灵实现“段舍离”的。

每个物品,都有它专属的地方

市民赵女士家,160平方米,衣橱4个,塞的全是一家五口的衣物和被褥,每一个格子都填得满满当当。家里住着老人、夫妻俩和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,客厅电视柜、储物柜和茶几里到处都是孩子的玩具,三个卧室和储藏室也成了“重灾区”。

去年底的一天,俞佳接到赵女士邀请,上门一探究竟。来到赵女士家后,俞佳没有像其他维修师、家政服务人员那也立刻开始工作,而是从客厅到餐厅再到卧室,逐个仔细参观了一番,茶几、电视柜、橱柜、冰箱、吊柜、鞋柜、衣柜、床底柜,每一处都不放过,一边看,一边记录,不时地询问业主几句。15分钟后,她坐了下来,进一步询问业主的整改需求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双方基本达成了初步共识。回到工作室后,俞佳连夜赶制了一份“整理方案”。次日,她再次登门,把方案拿给业主看,并把设计的改造细节和业主详细沟通。第三天一早,俞佳和团队里的其他三位整理师就来到业主家,穿好鞋套、戴上帽子和口罩,开始整理工作。

俞佳帮赵女士家做的是全屋改造。从卧室开始,俞佳她们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,按照夏装和冬装分类,夏装一件件折叠好放在收纳箱里,冬装一件件挂起来。两个小时后,偌大的衣柜被分割成了六个区域,上衣区、裤子区、被褥区、包包区、袜子和内裤等小件物品区。

整理完衣柜,又开始整理橱柜。赵女士家里有老人,爱养生,各类五谷杂粮和营养品摆满了顶柜。可由于高过头顶,每次取用都不方便。俞佳专门准备了适合赵女士家橱柜尺寸的整理篮和收纳盒,将瓶瓶罐罐分瓶装好再摆放整齐。

四个人,整整忙活了两天,终于让赵女士家焕然一新。记者对比前后发现,整理后,赵女士家的衣服,每一件衣服都有合适的去处,每一个瓶瓶罐罐都有准确摆放的位置,平时东翻西找的证件也集中在了一起,常用的、不常用的都根据业主的生活习惯进行了合理规划,原本堆满物品的桌子、地板、窗台变得清清爽爽,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盆温馨的绿植。

整理工作结束后,俞佳又给赵女士家的这次改造做了份“档案”,里面有核心的改造细节,有业主的需求,还有改造前后对比照片。她说,一个月后,她会对赵女士家进行回访,对一些没整理到位的督促一下,也是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帮助业主更好地保持物品整理的习惯,提升生活品质。

好多“小秘密”,整理西装掉出8万红包

虽然从事整理师不到一年时间,但俞佳她们已经在宁波小有名气。这不仅是因为她们的敬业,更因为良好的口碑和一颗全心全意为业主服务的初心。

“业主蛮可爱的。我们整理的时候,经常有客户口袋里掉出红包,角落里发现业主寻觅许久的证件,或者好几件相似的衣服。”俞佳说,去年夏天,她在一户人家整理衣柜时,突然从西装口袋里掉出一个大大的红包,里面有8万元钱。原来,这户业主在海外做生意,有一段时间不在国内了,连自己都忘记了口袋里装了8万元钱的事。

更有趣的,是一位90后女孩。女孩在江北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酷爱时尚的她,足足有1000多件衣服,光白衬衫、牛仔裤就有两百多件。而女孩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却说的是“没衣服穿”。

俞佳用两天时间,把女孩的衣服都找出来,根据颜色从浅到深逐一排列。两个柜子里,摆满了内衣内裤和叠得整整齐齐的裤子,次卧里设计了三排衣架,从浅色到深色,把外套一件件挂了起来。“女孩总说没衣服穿,结果我们发现,不是没有,是衣服乱丢找不到。”俞佳说,后来她们整理发现,很多衬衫和牛仔裤,都很相似,可以互相搭配,也算是帮女孩省了不少买衣服的钱。

在整理中,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事。一位中年夫妇,住在260平方米的别墅里,家里专门打造了30平方米的衣帽间。这个女主人,酷爱收藏羽绒服,衣帽间里堆满了五颜六色、各种款式的羽绒服。“只有这一件灰色的是我的,那100多件都是她的。”,这是见面后男主人和俞佳讲的第一句话。后来,俞佳和女主人耐心沟通,把羽绒服根据穿着的频率进行分类。不常穿的,叠好装进袋里抽真空;常穿的,根据长短款式悬挂起来。四个小时后,偌大的衣帽间焕然一新。

不仅如此,还有不少酷爱囤货的业主,囤着囤着就忘记了,等到他们整理的时候才发现,家里有一堆护肤品、洗发水、纸巾和油盐酱醋,已经过期。“我们会仔细看每件商品的生产和保质期,有些能用的会单独挑出来,也能避免浪费。正因为如此,很多业主都很感谢我们,说我们帮他们省了不少钱。”俞佳说。

追求品质,整理让生活更加美好

长期的工作,让俞佳锻炼出了“火眼金睛”。无用或“不心动”的东西太多,家中物品的存放没有明确分类,把整理收纳简单理解成堆积储藏,每次都进业主家里,她都要迅速观察一番,并能马上找到症结所在。作为一名家庭整理师,赵女士是她从2019年3月入行至今上门服务过70个家庭。

初入行时,俞佳利用自己曾在建材行业的人脉关系,找到过几个整理改造的客户。而后,靠着老客户介绍新客户,大家“一传十,十传百”,没打过广告,生意就这样越发红火了。“可能很多人没听过我们这个行业,但世界就是这么神奇,小众化也有需求。”俞佳分析了她的客户,一般有一定经济实力,年轻多位“80”和“90”后,消费前卫,他们更喜欢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而空余的时间专注自己的事业或享受品质生活。

去年5月,因为客户越来越多,俞佳成立了工作室。自那以后,几乎每周,都有各种整理师沙龙活动。有的是他们主办的,有的是各类房产公司和装修公司邀约的。而热爱生活的俞佳,也很愿意和大家分享,把她所学到的整理知识无私地教给大家,让每个人都享受到更好的生活。

据了解,整理师最早起源于美国,然后随着日本整理师――近藤麻里惠登上美国时代周刊,成为 2015 年年度“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”人物之一,整理师这一职业,开始受到大众的关注。2019年初,美国专门打造了属于近藤麻里惠的真人秀节目《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》。一上线,节目就成为热度话题,近藤麻里惠更是因此走上了奥斯卡红毯。在中国,整理师也是新兴行业,全国目前有从业资格800多人,而宁波地区10人。从宁波市场情况看,整理师的工作按照“面积”收费,一般整理一个常见的衣柜要八九百元,以100平方米的房屋来计算,整理全屋要五六千元。

“经常有人质问我,请个整理师那么贵,还不如找家政来的实惠。”对此,俞佳认为,整理师首先要尊重客户隐私尽量满足客户需求,不是帮忙收拾房子,而是授人以渔。“专业的整理师并不是一上门就干活,会先走一圈了解客户家里都有什么物品,坐下与客户讨论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才开始收拾之旅。我们会从一个专业的角度,审视客户的房间,引导客户整理,并向客户提出适合他们生活方式的收纳建议。而在此过程中,业主们会发现,不但家里变整洁了,更会重新发现自我,如获新生。”

前不久,有位女业主给俞佳微信留言,说因为这次整理,他们的家庭亲子关系变得融洽起来了。在女业主看来,这次整理,不仅让家里变得清爽干净了,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习惯,还能教育小朋友从小培养整理习惯,在和妈妈一起整理的过程中,增进了亲子感情。

记者手记:

现在,关于整理师的新闻层出不穷。在美国,如果请一位专业整理师上门指导,每小时需要50 美元到125 美元;在中国,也常见整理师日薪过千的新闻。

整理师、陪跑师、食物造型师、网络信息鉴别师……未来,还有多少新行当?不知道!但,总有一群思想前卫的人,不做循规蹈矩的上班族。

也许,你的思绪已经凌乱,但这些职业,已经在我们身边闪闪发光。在开放多元、新驱动的时代,这些新行当或许已经超过我们的认知,但他们却在改变我们的生活。